首页>赵氏嫡女>第二十章往事(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往事(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九年前,在京都,赵府已与梁府就赵家三公子赵逸明和梁家嫡女梁玉芷的婚事交换了庚帖、过了文定,婚期也定下来了,双方商量后定在了次年九月的下旬。

  当时的婚事由赵侍郎作主拍板,赵侍郎夫人方氏对这门亲事是不太满意的,因为大儿媳妇的出身已经够好了,她更想要的,是个出身低一些的儿媳妇,方好摆她的婆婆架子,将儿媳妇拿捏起来。但碍于赵侍郎的面子只好作罢。

  恰逢方氏的弟弟带着方祺奕并方彤云进京都送节礼来,方氏见方彤云虽不过是庶出,但样貌很是拿得出手,说话也很是讨喜,再挑剔一些也不过是规矩差些,但是调教一二也是个好的。

  那时方氏的弟弟因生意上的事情要在京都逗留一小段时间,方氏更是高兴,便开口留了方彤云在京都赵家,日日作伴。

  只不过几天,就萌生出“彤云作我儿媳妇,岂不是比那什么梁家小姐更好”的想法来,看向方彤云的目光便日益和善。

  没想到那方彤云却是不太愿意的,称“若三表哥没有定亲,彤云可能尚且有些想法,但此时三表哥已有亲事,彤云怎能如此”。虽方彤云开口拒绝,但方氏心里却更感受到方彤云的好来,觉得方彤云不是不想嫁给赵逸明的,只是因中间夹着个梁家小姐,才如此为难。于是心下一计较,设了个“醉卧美人间”的计来,欲撮合赵逸明和方彤云,自觉乃“成人之美”。

  却没想到事成之后,并不如方氏所想,方彤云非但没有感谢她,还“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想要寻死,口口声声道“姑妈害苦了我,姑妈害苦了我啊”。

  原来方彤云早已有了婚事,小时候便定给了一个商户人家,只不过那户人家后来迁到了京都做买卖。虽商人地位不高,但是门当户对、媒妁之言,更何况嫁过去便是当正头的娘子,也是一门好亲事了。方氏的弟弟带着方彤云来,也是存了心思相看的,便借着生意的由头当幌子,就旧时的约定,来谈谈这一桩儿女亲家的婚事。

  结果方氏这一插手,方彤云不干了,天天闹着上吊呢。方氏的弟弟也很无奈,摇头叹息,只好改为跟赵家谈亲事。

  赵逸明更是欲哭无泪,只好找了他爹赵侍郎出来主持大局。

  赵侍郎觉得方氏甚是荒唐,但想起自己未发迹前还是方氏辛苦操持家事他才能专心读书有所建树的,便没有立马对方氏发作,只是在争吵声中果断拍了桌子,眯着眼道,要么做妾,要么去当尼姑。

  方氏的弟弟自然觉得不满意,方彤云原来可是有一门正妻的好亲事的,现在这情况,原来亲事丢了,但正妻的身份不能丢啊,即便自己只是个商户,但也要争一争这正妻的位置。

  赵侍郎冷哼,真不愧是商人,算盘打得够精,但就你这身份,也配?他当年只是个穷秀才,故挑了一个商户的妻子,但此刻身份地位已然不同,他儿子是侍郎的儿子,如何能娶商户女,更何况方彤云不过是个庶女罢了。

  方彤云除了哭就是哭,总之是听她爹的,坚决不愿意做妾。

  方氏虽很是心虚,但是仍然道出了“不若退了梁家婚事,改与方家做姻亲”的意思来。但在挨了赵侍郎一眼之后,只低头沉默装起木头来。

  要不是因为此事确实只是方氏一人的手笔,赵侍郎简直要怀疑是方家合谋要算计他儿子,真是太恶心了。

  虽没想过纳妾,更何况正妻还没进门呢,但赵逸明自觉自己还是个非常有担当的君子,且见方彤云的伤心不似作伪,只好表明态度,他是万万不会退亲梁家的,眼下这事,虽是他娘的过错造成,但子不语母过,只能是他的错了也只能是他去背负,便道方彤云只能做妾,但他对方彤云有所亏欠,定必善待之。

  方氏的弟弟见好就收,同意了,方彤云虽不愿意,也只能听她爹作主,最后一顶小轿抬进赵家,当了赵逸明的小妾。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